王者:开局毁灭峡谷 第5章 诡异文字再现

小说:王者:开局毁灭峡谷 作者:封牛儿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20:34:1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封修此刻混在人群之中,扫了眼通缉令,也不再关注群众的议论,暗自离去。

  这是他来到金庭城的第二天,通缉令昨天还没有,是今天才颁布的,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没有清晰的样貌,他很难被发现。

  而且他只是因为揍了两个联盟战士而被通缉,并没有牵扯出峡谷毁灭跟他的联系。

  金庭城曾是云中漠地最发达的城市,可是国王不择手段追求无上力量,导致魔道力量外泄,魔种席卷灾难蔓延,新科技时代之后,曾经造成的疮痍虽然快速弥补修缮,可发展已经远远比不上漠地周围的其他城市了。

  富蓝酒店。

  四个字的霓虹灯只有三个字在闪烁着,第一次看见这个广告牌的人肯定会以为这是一家专门卖酒的地方。

  实际上这只是一家酒店,而且是城中条件最差的酒店,只提供住宿,不提供餐食。

  封修刚刚就是出去吃了一顿饭回来,没想到撞见悬赏自己的通缉令。

  兰陵王将杀死葛叶并成功甩锅给你。

  刚刚走到酒店的楼梯口,封修的眼中再次出现一段令他熟悉的文字。

  “葛叶是哪个混账?还有兰陵王,你踏马的为什么要让我背锅?!”封修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,他难以想象自己眼中的这个到底是什么玩意,经过两次的实践,他非常相信文字的预能力。

  若是什么都不做,预实现了他又心有不甘,可他更害怕弄巧成拙,就跟王者峡谷的毁灭一样。

  “不行,我不能被它支配!”恼怒的封修急急忙忙来到酒店前台,他亲自将这里的能源灯打开,入眼的是一名躺在睡椅上的白发老者。

  老者被光线刺激,缓缓睁开眼睛,他推了推眼镜,发出严肃的声音,“小子,慌慌张张的干嘛?”

  “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,你认识葛叶吗?他是什么身份啊?”

  身为英雄的兰陵王为什么要杀死葛叶,封修不想知道答案,他只想知道为什么事后背锅的会是自己?

  还有就是葛叶有什么惊人的势力,如果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,他也懒得去计较了,可若是葛叶势力庞大,那他可不想背这个锅,而且也根本背不下。

  “葛叶是金庭城城主的长子,未来的继承人。”葛叶的身份在金庭城不算什么秘密,老者揉了揉眼睛,不假思索的就跟封修说道。

  “城主的儿子!握草!”

  封修强烈的反应让老者察觉,他赶紧追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是不是得罪葛叶了?”

  “没有,怎么会,我是帮一个朋友问的...”封修连连摆手,在老者诧异的目光下离开了前台,然后六神无主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。

  他已经傻了,要是这葛叶被杀死,他还不得被整个金庭城追杀,到时候就算他有一艘战舰恐怕也插翅难飞。

  “老子还就不信了,好端端躺在房间里睡觉,这锅能从天而降不成!”回到房间之后封修将房门紧锁,又四处检查了一番,最后把窗户也牢牢关紧,然后如释重负的躺在床上。

  我在富蓝酒店睡觉,房间外面是有监控的,所以就算最后葛叶真的死了,再怎么也不可能与自己扯上联系。

  算了,明天与灾难不知谁先到来,焦心个屁,好好睡觉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封修内心缓缓归于平静,但是他却是辗转反侧睡不着。

  良久,他正坐起来,意念一动,一个蓝色的召唤器漂浮在他的面前。

  “荣耀啊荣耀,你跟了我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”

  “红...黄...蓝”

  原本蓝色的召唤器在封修的意念之下开始缓缓变色,在外界的认知中,召唤器的颜色代表了召唤师的天赋,每一个颜色都有一个天赋技能,但是在封修这里,他的召唤器能够多种颜色转换,可天赋技能却是相通的,当主颜色之时,代表的天赋技能就会比其他颜色之时要强大。

  就比如让荣耀呈现红色,依旧能够使用所有的天赋技能,但是红色代表的天赋神影会比其他颜色之时要强大,召唤的分身更多。

  而让荣耀呈现蓝色之时,天赋无距就能够位移更多的距离,同理黄色的时候他变身的时间也将再次缩短。

  “放心,我一定会让你对得起这个名字的!”召唤器的名字是主人自己取的,当时封修取这个名字单纯是因为游戏的缘故,现在看来,荣耀召唤器是当之无愧的。

  经过他这段时间对王者世界的了解,世上的召唤器只有有颜色与白色之分,没有人的召唤器能够同时拥有多个颜色,所以他的荣耀简直就是金手指。

  而且除此之外,他还拥有兑换面板,每天都会获得能力点数,用于兑换英雄卡与皮肤卡,虽然英雄卡和皮肤卡在大陆上的流通非常广,但仍旧有一些英雄和皮肤是稀缺的,这在关键的时候就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。

  就比如他当时在与王者联盟的两名战士交手之时,他变身的孙悟空就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,或许他们知道孙悟空的技能,但总归没有那些流通在市面上的英雄那样熟悉,交战之时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。

  封修分析着自己所拥有的这些金手指,最后又想到眼中的诡异文字上,烦恼瞬间上来。

  就这样过去了许久,封修才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  ......

  一觉睡到旁晚,封修感觉心满意足,舒爽地伸了下懒腰,他翻开被子跃下床。

  窗帘外面已经是夜晚,房间之中没有表,他无法确认准确的时间,但根据夜色来看,至少要在七点以后。

  “居无定所的感觉真不好,一觉醒来想吃东西还得出去。”整理了一下衣衫,封修朝着紧闭的房门而去。

  但是途径转椅时他不小心撞了一下,当即诧异起来,因为转椅的重量不对,就感觉上面有人一样!

  而他转头之后更是被吓得一个踉跄,转椅上确实坐着一个人,而且已经死了!

  “握草,你不会就是葛叶吧!”